温暖的阳光,一望无际的湛蓝天际,和平静的碧绿海洋。

洁白的海鸥,迎着湿润的海风翱翔着,享受这难得的宁静与安详。

天空中,偶尔飘过的云朵,让这副风景画更美了。

轰隆隆,雷声响起,我放下手机,抬头看向天空,在城市灯光的照映下,深红的天际铺满了厚厚的云。

要下雨了。

我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那漂亮的风景画,那里和这里,就像两个世界。

重力,让厚重的云层再也背负不起承重的雨水,雨滴从云层之中倾泻而出。

风也来了,推动着每一粒雨滴,以更独特的姿态打湿前方的一切。

雨滴落在屏幕上,让那幅风景画变的扭曲了起来,透过水珠,我看到了屏幕上的像素颗粒。

雨滴落在我的头上,用一股凉意,将那幅风景画从我的脑海中抹去。

大雨倾盆。

哗啦哗啦的声音让嘈杂的城市变的安静了起来。

我浑身都已经被淋透,风呼呼的吹在我身上,湿冷的感觉遍布全身。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回家,回到那个唯一能让我感觉到温暖的地方去。

我用力抬起了脚,朝着前方迈了出去,我看到雨点打在我的腿上,溅起了一朵朵水花。

在这样黑暗的地方,总是容易想起从前。

可是,我却想起了,隐藏在内心中的,另一个我。

白色的世界。

周围的嘈杂不见了,周围什么都不存在了,除了四周看不到尽头的白色。

另一个我,就坐在这里。

TA和我很像,更像是小时候的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TA就来到了这个白色的世界。

我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也已经站在了这白色之中。

TA站了起来,转过身,抬起头看着我,那眼睛里隐隐透着一种白色的光。

“现在……在下雨……” 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到了这里……”

TA微笑着,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我现在,觉得好冷,而回家的路,又那么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TA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

“我知道,如果和你在一起,时间总是会过的更快,这样我不知不觉就到家了,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

TA点了点头,指了指下面。

“谢谢,但是现在没法坐下来,我还得走路”

TA挠了挠头,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原地走了起来,上半身则摆出一副坐在什么地方的姿势。

“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只要我想,自己是“坐在”自己的腿上面,那走起路来就轻松多了,我现在还记得你第一次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的那种惊讶的感觉”

TA得意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

我顺着TA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白色中浮现出了五彩斑斓的光芒。

“是啊,这就是想象的力量,能让我在黑暗中看到这个白色世界,这里发生过很多美好的故事,就像那些电影一样,我觉得,那些电影里的故事,最开始,一定也是在这样的地方诞生的”

TA开心的拍了拍手。

“但是,就像那些电影一样,这些故事,都只能发生在这个世界,而没法发生在我所在的那个地方,毕竟这些都只是美好的想象……”

TA沮丧的点了点头。

“虽然你从来都不能离开这个空空如也的白色世界,但是,也总好过我的那个复杂而单调的世界吧”

TA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觉得两个差不多吗?为什么呢?”

TA指了指上面,我抬头看到了像那幅风景画一样湛蓝的天空,太阳的光芒让我眯起了眼睛,我低头发现,自己正站在海水上,而TA,正趴在海面上,仔细看着什么。

我走过去,趴在了TA对面,发现TA正盯着不断翻涌的浪花,TA指了指那些浪花,看着我。

“这些浪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TA用一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看着我。

“喂!你本来就从来都不说话好吗……别用这种无语的表情看我”

TA很无奈的站了起来,打了个响指,周围的一切瞬间被冻结了,对于这一招,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随后TA把一簇浪花从海面上拿了出来,凑到了我眼前,然后给我戴上了一副墨镜。

“你这是要干嘛?”

TA没有理会我,而是径直走到了太阳旁边,就像从一幅画里撕下一片画布一样,把太阳拿了下来,放在了离海面很近的地方。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我眼前的那簇浪花开始冒出了水蒸气。

“好的,我明白了,你是想告诉我,太阳能把水蒸发,然后呢?这个就能说明这个世界和我那个世界没什么区别嘛?”

TA拉着我的手,用力一蹬,带着我飞上了天空,又打了个响指,让周围的一切快速的变化起来。

这时,我明白了,TA想给我展示雨的形成过程,这是小学我就知道的常识。

接着,TA带着我追随着那些云朵,一路飞到了刚才我所在的那个地方,从天上看下面的城市,有些模糊,但依然感觉很美。

很快,大雨就倾盆而下。

我眨了眨眼,世界又变成了一开始白色的样子。

“这就是……雨的形成过程,有什么特别之处嘛?”

TA一把把我拉进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带着我站在天上看着地上的生命繁衍生息,我看到了,一场场大雨,将大海中的水送到了陆地上,形成了湖泊于河流,我看到了,高处寒冷的空气,将水凝结成冰,化作溪流哺育山下的生命。

我也看到了,那直到今天依然存在着的,物种进化。

当我们站在金字塔顶俯瞰尼罗河时,我知道了TA想告诉我的事情。

“我明白了,就像我以前明白的那样,水,和自然选择一样,都是一种控制!”

TA终于激动的跳了起来。

“看看这沙漠中的绿洲,就是因为有了水,这些人才能在这里生活下去,水在不知不觉的控制着他们”

TA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

“没错,也控制着我们。

在这个世界上,有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为一种我们所看不出的目的,而不断的控制着这世界的一切,如果把自然看作一种庞大的,有意识的东西,那这种控制,就是自然在进行的一个阴谋。对于生命而言,自然正在用种类繁多的自然法则控制着生命的进化,用最基本的自然元素,比如水,将对于控制的服从写进我们的DNA里,促使生命不断的繁殖,不断的追求更好的生存和繁殖,不断的消灭有致命缺陷的生命,不断的接近完美。

而这种控制,对于科技发达的人类,也依然存在着,在自然法则的约束下,我们所能所到的事情,是有限的,是预先被设计好的,就像人类直到今天也离不开水一样,人类不论怎么努力,也没法制造出能超越自然法则的存在。”

TA指了指我的头。

“是啊,包括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想象,也在这法则的控制之中,之所以我想到的是一个白色的世界,是因为对于黑暗的恐惧根植在我的DNA中,而我今天之所以会来这里,也是因为无数的自然法则决定了今天要下这场雨。”

白色的世界又恢复了,TA非常失落的侧躺在地上。

“但是……至少,自然的阴谋,让生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虽然我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不过,自然的理论可真是强大,一场雨就能控制很多事情了”

TA看上去没有那么失落了。

我想,控制总是存在着的,无法想象,没有控制存在的世界会是什么样,也许,控制是必要的,当然,不知道我这样想,是不是也是控制之下的结果。这样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一群人里总是会产生领导者和追随者……

“我想,我已经到家了!”

TA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我知道,TA也明白,控制是必要的。

我离开了这个白色的世界,走进门,按下了电梯的控制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