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住在一条昏暗的小巷里。

我的房间很小,在一楼,这里的房子大多都只有一层。在昏暗的光线下,一张三层的床就几乎占据了房间的全部空间。

在这个平常的傍晚,我像往常一样,在回房间的路上,从小巷口的小商店那里顺手买了一盒卡片,这种卡片就和图书馆的书籍索引卡片差不多大,虽然小,但是价格异常昂贵,说是一盒,其实就是一个扁扁的纸盒里装了6张而已。

我之所以会买这个,是因为,据说这6张卡片里,会有极低的概率,出现一张特殊的卡片,这种特殊的卡片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浅绿色印刷,正面是某个组织的LOGO,LOGO的下面,写着“International Citizen”,背面则是一些序列号之类的东西。

没人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特殊卡片,但是有一点被广为传说,那就是,如果获得了这样一张卡片,就能够拥有巨大的财富,而且这财富并不是钱能衡量的。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每天回自己的房子之前都会买一盒,期待着哪天能走运。

撕开外面的塑料包装,我打开了纸盒,取出里面的6张卡片,熟练的浏览了一遍。也许是上天眷顾我吧,当我看到中间那张卡片上草绿色的文字时,我的手都有些颤抖,不过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我内心的波澜就变的平静了下来,毕竟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而我一向都不怎么相信传说。

回到自己那个昏暗的小房间,我把所有的卡片夹在一个笔记本里,和一堆东西一起放在了三层床的第二层上面,那就是我平时的桌子。之后我就爬上了第三层,慢慢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时,天色似乎还是没有变化,依然在晚上,就好像我刚才睡觉的时候时间静止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卡片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这个传说如此的流行,说不定是真的呢,而且既然很多人都知道,那会不会有人来偷我的卡片呢….
想到这里,我心里稍微有点不安,于是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在二层床上的一堆东西里仔细的翻找,果然发现我的那个夹着卡片的笔记本不见了。我又仔细的找了一遍,的确没有。我心想,这下恐怕是彻底丢掉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彪形大汉从房间外走了进来,这个家伙算是我的舍友吧,只不过我们从没说过话。
重点是,他的手里拿着的正是我在找的东西。我一步垮了过去,就要从他手里抢回笔记本,但是他死死的抓着怎么都不肯放手,不过他也只是不放手而已,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除了用他那双小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

就算是这样,我也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不过为了那张卡片,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最后我还是把笔记本抢了过来,他看上去很生气,我得赶快行动。我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翻了一遍笔记本,好在卡片还在里面,我马上把那张特殊的卡片拿走,然后把笔记本重新还给了那个家伙,好在他似乎只是因为某种我无法理解的原因喜欢上了我的笔记本……

这个地方肯定已经不安全了,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我有了一张特殊卡片的,不管怎么说,得赶紧离开这里。

但是我行动的还是慢了一步,刚走出房门,就看见一个女人朝我走了过来,我感觉背上的压力快压的我喘不过气了。据我所知,她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通过自己的声音控制其他人的心智。

很明显她是冲着我来的,我必须马上从这里离开!可是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两条腿却不是很听使唤,一阵若隐若无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见鬼,她已经开始对我发动了攻击,不过她也有一个很致命的弱点,就是在发动攻击的时候,必须非常集中注意力,以至于她只能慢慢的向前走,只要我比她走的快,就有机会逃出她声音的影响范围。

想必在旁人看来,我们两个根本就是在一前一后的散步吧,可恶,必须得再快一点,要赶在自己被精神控制前逃出她的攻击范围。我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起来,周围的景物也有一点扭曲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按照记忆,疯狂的向前走着。

接下来的20分钟里,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混沌中旋转…….

就在我以为我要在这里结束的时候,我终于逃出了她的攻击范围,或者是她放弃了追击,周围的景物终于变的清晰了起来,我发现我已经逃出了这个黑暗的小巷。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知道我有了一张卡片的……

既然现在已经无家可归,那只能去我的秘密观察室了。

秘密观察室在一栋大居民楼的中间位置,大概在第10层的位置。这里在外观上和普通的居民没什么区别,但是内部其实是一个非常先进的数字化观察中心,我就是在这里调查全世界那些超能力者的。

坐在观察室的椅子上,我没有开灯,也没有开终端机,只是想坐在这里,让自己得到一丝的喘息,虽然我见过的超能力者已经很多,但每次接触这些人还是让人感到非常的不安,毕竟他们掌握着这样超乎寻常的能力,在自己想不到的时候杀死自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是这难得的喘息时间没过多久,观察室的终端就自动打开,并切换到了大楼入口监控的画面,只见一队装备精良的人冲进了大楼,看那些装束,非常像雇佣兵什么的,可是雇佣兵是国家重点打击的违法团体,他们直接闯入居民楼,胆子可真不小。很明显,他们是冲着观察室来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观察室的位置只有我的一个好友和我自己知道,我马上联系了我那个好友,其实他就住在第11层。他得知消息后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我对他说,这些人要找的是我,我把观察室的钥匙给你,你帮我看着那帮人吧,如果遇到危险,观察室的保全系统会保护你。

朋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是我自己跑路,然后把朋友置于这样的危险境地,这样的现实让我感觉非常愧疚,不过我相信这伙人是为了卡片而来,不会轻易的开火,毕竟在市区开火,暴露的可能性很大,他们应该不会这么愚蠢才对。

我马上从顶楼的梯子爬上了楼顶,然后展开了预先准备好的滑翔翼,看了看下面,我心里有点害怕,虽然飞翔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但同时也是我经常失败的事情。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紧紧地抓着滑翔翼,从楼顶跳了出去。

我能感受到气流给滑翔翼带来的升力,这种感觉让人感觉很安心,此刻,滑翔翼就像是我的翅膀一样,带着我穿过了这一大片水泥森林,又穿过一大片真正的绿色森林,到达了一大片沙漠的边缘。
我走进了沙漠中一个非常显眼,又非常破败的小房子里,进入了秘密电梯,下降到了地下的秘密基地。

这个基地,是我最后的庇护所,也是我研究全世界超能力者的地方。我赶快打开了基地里的终端,链接上了观察室,激活了观察室里的隐藏式摄像头。果然,那群雇佣兵已经进入了观察室,在里面肆意翻找,我的朋友则坐在靠门的一把椅子上,非常惬意的样子。

我觉得有必要搞清楚这些人的来历,于是我进入了全息投射器,把我自己投射到了观察室里,现在,我就好像是一个身处观察室的隐形人一样,不过这样的投射也并非是完全隐形的,有些人是能够察觉到的,尤其是那些有超能力的家伙。

所以我还是小心翼翼的站在一个角落里,避免穿过那些人的身体……

那些人把整个房间搜了个底朝天,但是什么也没找到,不过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是这群雇佣兵的首领,每次他接近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发现了一样,一动都不敢动,就连呼吸都放缓了。即便我知道,因为我只是一个隐形的投影,他们就算发现了我,也没法拿我怎么样,但我还是担心,如果被发现的话,他们也许能追踪到投射的来源。
好在最后,他们还是不甘心的离开了,我的朋友也平安无事,他笑着朝着我比了个手势,就回到了他自己的住处。

我刚从投射中出来,就看到显示屏上的画面里,那群人突然又回来了……

而且这次又多了一些人,和刚才相对“彬彬有礼”的搜查不同,这次他们进行的是土匪式的扫荡,甚至连房间外楼道里的暖气管道都检查了一遍。

突然我发现,有个家伙开始尝试打开观察室的终端,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电脑白痴,如果让他成功进入我的资料库,泄露大量研究文档不说,他很可能可以通过深度挖掘某些系统数据来找到我。

不行,我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把他们给逼走。我想到了走廊上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平时都是一些类人形的扫地机器人(只是我觉得应该是扫地机器人,但实际上这些机器人就只是站在那里),不过现在让他们干点别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要控制这些机器人,我就得进入另外一个很大的装置里,说真的我挺讨厌用这个设备,因为每次使用都得把一堆线缆连到自己身上。放置装置的房间是一个很大的多边形球体,这个装置其实是一个精神放大器,不仅可以让使用者更容易操作复杂机械,也可以让具有超能力的人通过某种媒介远程释放超能力。

没错我也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

我先控制了走廊里的一台机器人朝着走廊里的那些雇佣兵走过去,由于我的控制力还不够强,所以机器人边走边开始了一通胡言乱语,走廊里的雇佣兵发现了这个有些傻的机器人正朝他们走过来,不过他们只是感觉很有趣,并没有起疑心,机器人走到他们面前后,我又让机器人做了一些很搞笑的动作,惹得那些雇佣兵大笑起来,这个时候他们完全没有防备,甚至还把一颗手榴弹塞到了机器人手里,说 “嘿铁脑袋,你会扔这个吗?”

这简直正中我下怀,我让这个机器人做出要把手榴弹扔出去的姿势,突然让机器人假装失手,让手榴弹从手里溜了出去,掉在了那群雇佣兵的脚下,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没看见还是真的很愚蠢,他们居然还在那里笑,直到有人大叫一身 “手榴弹,快卧倒!”

凭着他们多年经验产生的本能反应,那些家伙迅速的趴在了地上,并借趴下的力量朝其他地方滑了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平静的夜色被打破了,夹杂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和惨叫声。爆炸产生的烟雾瞬间充斥了整个楼道,房间里的人也下意识的卧倒在地上。

等这里重回平静后,雇佣兵的首领马上到楼道里查看情况,发现地上躺着几个正在痛苦呻吟的家伙,和一些机器人的残片,楼道居然非常不可思议的毫发无损。

这时,我又控制了另一台机器人,朝首领走了过去,不过首领当然比那些手下聪明多了,他已经意识到有人在远程操控这些机器人,并且我感觉他可能感知到了我的存在。他就站在原地,盯着机器人,没有开枪,也没有其他的动作,我打算做出一个有些疯狂而且危险的举动,就是尝试通过机器人吸取他的精神力。

他仿佛已经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我控制机器人的手,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脸,而他居然完全没有躲闪。我开始集中精神力,用最大的力量尝试把他拉进这个机器人的身体里,如果他被拉进来了,那我就会下达一个自毁命令,然后断开远程连接。

一开始他就做出了强力的反抗,但是仍然有被我拉进来的趋势,不过这很可能是因为他轻敌导致的,在接下来的几秒种内,我感受到的他的力量,突然从和我不相伯仲变成了如神一般。在那一个瞬间,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远程连接也被迫中断了。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机器里出来的,全身的无力感迟迟没有散去,让我安心的是,我知道他没有察觉到我的方位,应该只是知道我是通过远程连接和他接触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监控屏幕,我发现他们开始撤退了,而且走的很匆忙。我想,一定是因为动静太大,已经惊动了警察甚至是军队,对于他们这样的雇佣兵,一旦被发现,任何人都可以不负责任,无需警告的开枪杀死。

但对这些雇佣兵来说,情况并不乐观,因为刚才的一声巨响,这栋楼里的居民纷纷向出口撤离,导致这些雇佣兵根本挤不过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很震惊,他们向居民开火了……

这样丧心病狂的行为,让我对这些家伙的憎恨陡然上升了好几个级别,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安然无恙的离开,我再次爬进了精神放大器 ,通过观察室的终端再连接到这栋楼里所有的机器人,这样我只需要控制一个机器人,就可以让其他机器人激活自身的AI,通过指令行动。

刚才的开火,让周围的居民都躲藏了起来,不过我能感受到居民们和我一样的那种憎恨。并且居民们也有枪,只是没有人想随便就牺牲自己的生命。

机器人冲了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开火。每一个机器人手里都是一挺重机枪,那些雇佣兵马上躲进了附近的掩体里,在重机枪猛烈的火力之下,水泥碎块在整个楼道中四散飞舞,震耳欲聋的枪声掩盖了一切其他声音,成堆的子弹壳掉在了地上。

居民们顺势掏出了自己的武器,在如此猛烈的火力打击之下,雇佣兵躲藏的掩体被击穿了,血溅了出来,而雇佣兵的首领则带着几个人跑掉了,雇佣兵首领有超能力,用枪械显然很难阻止他。

而其他的雇佣兵都死在了这里。枪声停歇后,可以听到楼外此起彼伏的警笛声。

我终于松了口气,这漫长的一夜终于要结束了。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去寻找这张卡片背后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