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震荡的驶过沉闷,

空气切分成扭曲旋风,

混杂路人昆虫的叽喳,

涌向灵魂缝隙的心门。

炎热抓狂着河流焦躁,

翻腾折射着虚幻论调,

兴奋跳动的光和波浪,

塞满我的毛孔和大脑。

那寂静的春季和秋冬,

组成叶子和风的面貌,

共同构筑单调的歌谣,

似乎总嫌还不够喧嚣。

而这夏日活泼又轻盈,

阳光放射出无限能量,

路边的小草一齐发音,

就连砖块也发生共鸣。

无数的声音交错汇集,

空气下一秒变的安静,

没有深入骨髓的孤独,

而是平添了一份安心。

躲在过曝的云朵背后,

下面的世界就像布景,

风轻轻穿透我的身体,

把那塞满身体的焦躁,

一丝一丝轻盈的抽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