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破了黑夜。在那遥远的地方,太阳出来了。世界摆脱了黑夜的束缚,重新变得生机勃勃。借助阳光的力量,人们又可以看清周遭的一切,于是,起床的时间到了,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即将从梦中醒来,包括身价上亿的老板,包括手握权力的官员,当然,也包括他,一个未命名的人。

作为一名普通的程序员,名字从未重要过,他的名字甚至已经被他自己所遗忘。他无依无靠,在一个没有名字的普通小区,有一间没有来源的房间。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工作,其实根本就没人认识他。

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他却实实在在的以一种与周围的世界脱离的状态存在着,他在早上7点钟起床,赶8点去一家叫不出名字的公司上班,这家公司只有一项业务,就是帮人们“发泄”。

骑着布满尘土的摩托车,呼吸着城市里污浊的空气,听着身边千篇一律的噪音,他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7点58分,太阳已经懒洋洋的挂在了天空,空气变得粘稠了起来,充满了热,汗臭,腐朽和汽油味。 站在一栋没有标牌的灰色大楼前,他推着嘶哑作响的玻璃门,迎着扑面而来的冷气走了进去,顺便在淡黄色的T恤上擦了擦手上的灰尘。

“请扫描瞳纹”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威严。

他抬头看了看门上的扫描仪,几秒钟后,门安静的打开了。

“欢迎回来…”

在几百个小隔间中找见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他轻轻松了口气,看了看表,恰好8点整,然后在桌前那张已经开始掉皮的椅子上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打开电脑,登录工作帐号,开始了漫长而又没有尽头的代码写作,键盘声在隔间里回荡,隔间外不时传来脚步声。没过多久,也许只是一个急匆匆的员工不小心撞倒了一位怀抱文件的女秘书,在纸张飞散而出的一刹那,其他声音都消失了,纸张飘落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突然间一声尖锐的女高音顿时成为了导火索。

“你没长眼睛吗?!”

“对…对不起…我着急去拿策划书没注意…”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我刚刚整理好的文件,要送给老板的!现在全弄乱了!你让我拿什么去交?啊?!”

“我……实在对不起…我现在就帮你收拾……”

几秒钟后,声音瞬间引爆了整个公司,谩骂声,抱怨声,笑声,咖啡杯的碎裂声和努力大声打电话的客服人员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就好象在进行一场声音的战争。但是他就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安静的敲着键盘,喝着咖啡,连头都没转一下。

随着代码一行一行的增加,太阳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向西移动。天色逐渐加深,空气变得凉爽了起来,整个公司终于重回宁静,整层楼只剩下几百个空荡荡的隔间和站在落地窗前的他。

“为什么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他低声自语道,拿起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晨●米斯特”,按下了搜索键。

等待,等待……等待中,时间过得总是很慢。

终于,结果显示在了屏幕上:“找不到任何关于‘晨●米斯特’的信息”

“果然还是老样子……”

他转身走出了公司的安全门,公司的灯光自动熄灭,门自动上锁,那个冷冰冰的声音留下了这里今天最后的声音“再见…”。

灯火辉煌的大街上,他孤身前行,身边不时传来欢快的笑声,音乐不断渗透进各个角落,霓虹灯散发出梦幻的光芒。夜来了,城市又重新焕发出活力,吸纳着想要寻欢作乐的人们,包容着那些心存幻想的人们。而他,穿着件黄色的旧T恤,与周围衣着光鲜的人格格不入,与这华丽的城市格格不入。好在他还有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一间没有来源的房子。

夜深了,城市疲倦了,灯火一点一点的熄灭了,街道变得安静起来了。月亮,出来了,星星,也出来了,月光混杂着星光洒向大地,笼罩了整个城市。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隐隐约约的奇怪声音出现在了大街小巷,整座城市只剩下路灯还在忠臣的点亮,银色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神秘,气氛悄然改变……也许,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午夜1:47分,嘶嘶声戛然而止,天上的星星不见了,黑色的天空压迫着灯光,路灯微微闪动,在昏暗的灯光下,建筑物,树木,汽车,公路,人行道,……甚至是灯光,一切事物的表面出现了一条条微小的裂缝,从裂缝中放射出了黑色的光。

悠长的歌声,顺着微微流动的空气从远方飘来,那歌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走过了每条大街每条小巷,它所经过的地方,事物的表面瞬间破碎,碎片四散,一片,一片的,飘了起来。这些碎片飘向那漆黑的夜空,即将成为崭新的星星。

只是转瞬之间,歌声渐渐远去,远去,直到消失在一片漆黑当中。城市,或是整个处于黑暗中的世界,显露出了它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什么!我……我想起来了!感谢这夜晚!哦,我还有任务,我要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