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1#
*夜空下,城市已经被笼罩在神秘中。梦境里,美好的平静即将被打破。楼宇间,黑暗的身影不停在穿梭。快醒来,你们的头脑即将被改变。可是,对不起,我们会给你们深深的睡眠,让你们享受这其妙的夜晚。*


此时此刻,他,穿着一身黑衣,哼着诡异的音调,在空旷的主街道上飞奔,直向着他的目标而去。他,已经和白天判若两人,面带微笑,瞳孔有神,健步如飞,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


“今天又是一如既往的清静啊,一个人影都没有……”低声自语了一句,他一拐弯进了一条小巷,脚步慢了下来,安静的走进了黑暗之中,与黑暗融为一体。


小巷的尽头对着另一条宽阔的街道,街道两侧的树每棵都有7层楼高,这些树的树叶一动不动,凝固在空气中。这条街道的路灯显的格外昏暗,但是街道对面的一座高耸的灯塔却是灯火辉煌,这座灯塔的墙壁上刻着华美的纹路,表面光滑的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但是却没有任何探照灯从顶部的灯阁射出,这在昨晚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往常,他在夜晚游荡时在街上没有发现任何亮度能超过路灯的东西,一般他都会去市里一家很大的电影商店找电影看,直看到破晓之前,他不得不离开为止。


站在小巷的尽头,看了看街道周围,他从小巷迅速的冲向街道对面,安静的就像一只猫,躲在了一棵树后,小心的探头观察这座奇怪的灯塔,他想“城市里为什么会有一座灯塔……好奇怪……里面的灯光这么亮……一定有问题……”。他仔细的听了听,周围没有任何声音,一片死寂。


“目前没有异常……”他转身快速跑向钟楼,跃上5级阶梯,紧贴在大门旁边的墙壁上,一动不动。平息了一下气息,他慢慢的向门口移动,2人多高的大门是开着的,明亮的灯光从里面漏了出来。他小心的探头向里看,发现一楼是一个圆形大厅,白色的天花板中央挂着个大吊灯,墙壁也是白色的,没有窗子,地板也是白色的,被灯光映照成了金色,在门的另一边是一条螺旋向上的楼梯,看上去也是白色的……


他放松了一些,一步跨进了大厅,环顾了下四周,小声自语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到二楼看看……”于是他沿着螺旋楼梯向上走去,一级,一级,楼梯的长度超过了平常,他加快了脚步,渐渐的,白色的墙壁被光映成了淡蓝色,很快,他来到了阶梯的尽头,一个宽广的空间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天花板高的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吊灯,墙壁上一圈一圈的光环放射出湛蓝色的光芒,空中悬浮着一个个紫色的球形光团,组成了一幅婉转的图案,他睁大眼睛仔细欣赏着这一切。


“这到底……是什么?”


在他被这场景吸引的时候,紫色光团组成的图案悄然发生了变化,逐渐向天花板聚拢,最终形成了一个大光团,放射出耀眼的紫光,他向后退了一步,抬起手挡住眼睛,心中的恐惧悄然而生。在强烈的光芒下,他隐约看到天花板迅速变大,墙壁迅速缩短,吊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墙壁上的光环一个一个的消失,耀眼的紫光瞬间消失。在强烈的亮度反差下,他什么也看不清了,只好站在原地,努力睁大眼睛,急切地寻找着紫色的物体。


随着眼中白色的光晕渐渐褪去,房间恢复了淡黄的色调,吊灯的光明亮柔和,一个紫色的雾状人形物体漂浮在离地几厘米的地方,他再次向后退了一步,退到了楼梯口。


“人………类?!”含混不清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咽了口口水,僵在了原地。


紫色物体的表面犹如液体一样滑动变换,最后从雾态变为了液态,形态渐渐的清晰了起来,依稀可以看见一张脸。


“不……许…动……”声音还未消失,一条紫色的触手伸了出来,直向他抓去,猝不及防之下,他的右手被卷了进去。


“啊!”他惊叫了一声,本能的用尽全力抽出了右手,甩掉还黏附在手上的紫色物质,转身就跑。


“抓…住…米……斯……特”


听到“米斯特”三个字,他心中一惊“它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它知道我的真名!”,脚下一个没注意滑倒在楼梯上,顺着螺旋楼梯滚到了一楼的中央。顾不上疼痛,他翻身爬起来就跑,从门口跳到了人行道上,就在此时,整座灯塔瞬间冒出了冲天的火光,天空变的通红,巨大的爆炸声使地面为之一震,水泥碎片混杂着玻璃渣四处飞溅,尘土瞬间淹没了整条街道,几块小碎片从他身上擦过,左臂顿时流下了暗红的鲜血。他拼命跑进那条小巷,沿着来时的街道一路狂奔,“但愿太阳快出来!”


几道明亮的紫光从他旁边擦过,远处的几棵树瞬间燃烧起来,生存的本能激发出他全部的肾上腺素,驱动他的双腿向不远处的小区大门奔去,“家门……家门!”他的脑海中仅剩下这最后的意识。又有三道紫光撕破空气击中了旁边的一辆汽车,轰的一声,汽车瞬间变成了一个火球,玻璃四散而飞,发出清脆的稀里哗啦声。


四级台阶并作一阶,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家门前,紧张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努力把钥匙对准锁孔,但是不断颤抖的手在此时根本不听使唤。“快啊!!!!”他绝望的怒吼着,最终终于插进了钥匙,开始转动锁门,与此同时,他向楼道看去,只见那紫色的怪物就站在离他10级台阶的位置,正要举起一条触手。这一刻,几秒钟的时间变得如此漫长……1秒……锁发出了沉重的充满了希望的机械传动声,声音向整个楼道扩散出去……2秒……门被大力拉开的摩擦声清晰可辨……3秒……门打开了,怪物的触手已经举了起来,他挪动步子冲向屋内……4秒……紫光射了出来,擦过他的头发,打在了门上,他向前扑到在了地板上……5秒……他转头从屋子里惊恐的向外看着,只见一切都消失了,变成了一片黑色,门轻轻的关上了…结束了……,所有声音都消失了。他长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太阳……从天边露出了金边。


早晨7点整。“哔。哔。哔。哔…”每天那该死的闹钟声再次准时响起,他摸索着按掉它,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真是一个恶梦……”他看着从窗帘溜进来的一丝阳光,回忆着晚上那朦胧的梦,“又梦见米斯特了…该死……他到底是谁,难道我见过这个人?算了……先上班吧,万恶的一天……”


他穿上拖鞋,走向洗浴间,站在镜子前面,准备洗漱,就在他伸手去拿牙刷时,左臂一阵疼痛,“ouch!这…”拂起袖子,他看到左臂的上部有一条小拇指长的伤痕,鲜血从伤口微微渗出“我到底做了什么……”


正在他对想到的事情感到一丝惊恐时,手机突兀的响了。“怎么有人一大早打电话过来……”


犹豫了一下,他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由于发生电力故障,今天公司放假,明天正常上班,祝假日愉快,再见…”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些什么,脑海里那个奇怪的梦仍然困扰着他。

“晨,米斯特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