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视角拉倒足够远的地方,所看到的一切让我感到不安,生活就是这样,一切都在重复重复再重复,每一天是重复的,每一年是重复的,每个时代也是重复的。就好像我在出生之前和去世以后都是不存在的一样,一切都只不过是绕成乱麻的时空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