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以往那样出现在一片白色的世界。

这一次,我站在一个湿润的东西上,我可以听到四周的风声和海浪声,闻到海水的咸味,感觉到浪花打湿了我的衣襟。

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汹涌的大海和晴朗的夜空,一轮满月悬在天际,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低头看了看,我发现自己正站在这海洋深处的一块突出的岩石上。这岩石棱角分明而且漆黑冰冷,是这世界中唯一可以立身的孤岛。

风浪越来越大了,空气令人感到窒息,我随时都可能被卷入这大海之中,投向大海的怀抱。

我能感觉到,随着这风浪而来的,是一个潜伏在海面下的巨大阴影,它向着我而来,要将我淹没在黑暗之中。

我能在那翻滚的海浪之间看到它,它已经来了,深蓝色的海水瞬间变成了黑色,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生物跃出了海面,带来了一阵狂风骤雨,遮挡了那深蓝色的夜空,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只从未见过的巨大鲸鱼。在下一瞬间,世界只剩下一片漆黑。

我在空中坠落,风呼呼的从我耳边划过,我就好像掉进了一口深深的井,在漫长的恐惧中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但这实际上并不是一口井,而是这鲸鱼的内心,我看到前方有什么东西突然打开了,刺眼的白色光芒填满了黑暗中的每个角落,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那是令人感到熟悉的空气震动,空间在那个平面上律动着,时间唱起了欢快的歌,那是个通向其他时空的入口,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暂时安心了。

微微有些刺痛过后,是无限的冰冷,是视线的模糊。在穿过时空入口的时候,我的身体和我的灵魂都被彻底分解成了最基本的元素:信息。

随后,在无人能知晓的过程之后,我又能重新感觉到自我的存在,身体微微有些刺痛过后,我又成为了一个完整体,我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散发着微微的光芒,这是宇宙赠与的礼物。

不过理所应当的,我没有看到那条熟悉的胳膊,而是看到了一条前所未见的胳膊,虽然这依然是我的胳膊,但是在重新组合后,它已经丢掉了旧世界的一切,成为了新世界的一员。

暗黄色的金属表面,内部转动着的齿轮,我明白,虽然我还是我,但是我的身体成了一个机器人。

我抬起这熟悉又陌生的头颅,睁大这双清晰锐利的机械眼睛,看向了这个新世界。

蒸汽、铁轨、巨大的转轮、繁忙的列车 和高耸入云的精致建筑,展现着这世界的魅力,无数形态各异的机器人在我身边来往和交流,就像我来自的那个世界一样,似曾相识。

随意走上了一辆陌生的列车,我融入了人群之中。

列车从建造在云层之上的车站驶出,沿着那修建在天上的铁道行驶着。它越开越快,越开越快,渐渐的快到了窗外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快到了它发出的声音追不上它自己。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晃动,列车脱离了铁轨,我透过宽大的车窗看到了宇宙中的瑰宝,那蓝色的地球,并且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机器人们所作出的辉煌成就,那两台有半星球之大的巨型星际引擎,在地球的两侧建造着。

有朝一日,他们一定可以带着这颗蓝色星球前往更加神秘的无人深空吧。

不知不觉中,列车进入了月球轨道,但是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在即将撞到月球表面的时候,一道隐藏着的门打开了,列车驶了进去,伴随着干脆的一下晃动,那漂浮的虚无感消失了,列车又重新开在了铁轨之上。

我可以看到,月球的内部几乎被挖空了,被各种各样的机械支撑着,而月球的中心则闪耀着白色的光,这光芒几乎充斥着这里的每个角落,来来往往的列车驶入又驶出。

我知道这是什么,我就从这光芒中来到了这个世界,如此大的时空门是罕见的奇观。

车停了,我跟着其他人走了下来,跟着其他人,从空中的桥梁走向那中心的光芒,我心中有什么在呼唤着我,我想要回家。

触碰到这光芒的一瞬间,我感到非常的安心,因为,我就要回家了。

再次睁开双眼,我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这体温,是那机器身体所不具备的,这代表着,我回来了。

我能感觉到,我的背后是平静的大海,海浪一波波冲上沙滩,海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我的面前,是夜幕下橘黄色灯光中的海边小镇。

我可以听到人们的欢声笑语和懊恼咒骂,也听到了那熟悉的歌曲。

我看到在这沙滩上,还有其他人像我这样站着,感受着这难得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