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一个距离我们九千二百九十六万米的巨大等离子体,随着它的升起,黑夜被驱散,地面上的一切都变的清晰起来。

抬头眯着眼看着这壮阔的宇宙奇观,就好像能听到纪录片开头里充满希望的背景音乐。

我可以看到天边的云彩,可以触摸到清晨的微风,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个世界的存在。

与太阳同样神奇和复杂的是地面上的人类社会。

伴随着太阳光的温暖,拥挤的人群涌上街头,复杂的交通网络将他们送往城市的各个角落。一切都看上去喧嚣杂乱却井井有条。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了。

我也是这平常一天的一份子,伴随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汽车,我也在不停歇的向前走着。

耳边这刺耳的汽车喇叭和鼻子下这浑浊的空气,伴随着我的背景音乐已经习以为常。

从天空上看,人一定就像是一群小黑点组成的河流。我一边遐想着,一边走上了天桥,一边看着脚下的车流。

可是,接下来,我却摔倒了。

此刻所有壮阔的奇观和令人激动的背景音乐都戛然而止,我的耳机从耳朵里掉了出来,我只能感受到地面的冰凉和身体的疼痛。

在川流不息的黑点中,我成为了静止的那一个。

坐在地上,我很生气,但是,我不知道我该对谁生气,因为只有我自己能绊倒我自己。

我突然意识到,我在对自己生气,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小心点,埋怨自己的膝盖隐隐作痛,为什么就不能不痛。

外面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太阳,人群,车流,喧嚣的城市噪音,离我而远去。

我想知道,我去了哪里?

我来到了一个白色的世界,这是温柔的白色,妈妈一般的白色,鹅毛一般的白色。

我就坐在这里,这里只有我。

在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以后,我慢慢的注意到了我的思想。

刚才,我一直在说我,我用了很多的我,那,何为我呢?

这个问题,让我开始在思绪中仔细的查找,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一个画面出现了,我回到了小时候,那一天,我还在上幼儿园。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无聊,我在家里逛来逛去,想给自己找点乐趣。

那时候,我只能看见我周围的东西,但是这在那一天会发生改变。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摸了一下过厅里摆着的茶几,下一刻,我就好像头被敲了一下,里面填充着的朦胧突然被抽走了,感觉我可以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了,似乎是,能看到我自己了,更恰当的说,是能感觉到我自己了。

我意识到了一件事,我是这世界中的一个存在,和我能看到的周围的东西都不一样。

画面消失了,我又回到了白色的世界里,我站了起来,对自己说:“啊!我知道了!这世界里的一个特别的存在,就是我”。

可是......

他们也是这世界里特别的存在啊,每个人,每张茶几,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啊。

我在一个夜晚来到了自己以前的卧室。

偷偷的打开桌上的电脑,我兴奋不已,终于下载好想看的电影了。

在电脑屏幕上,随着一个个像素点的亮起,来自另一个世界生动的故事跃然眼前。

这是个很常见的,主角拯救地球的故事,但是,在主角勇猛战斗的时候,一个细节吸引了我。

主角身边的队友们为了主角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了,反派们也相继死去了,我不禁开始想,对于这些死去的人来说,这个故事,永远都看不到结局啊。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会知道主角到底有没有成功拯救地球了,也不知道,自己老大的阴谋有没有得逞。

但是,我却可以看到这一切的发生,可以看到故事的结局。

对于电影来说,我身处那个世界之外,几乎就是以上帝视角去看世界,不过当我合上显示屏的时候,我意识到,对现实中的自己来说,我只能从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而无法从别人的角度看世界,即便是看书,也只是去想象,去扮演书的作者或是书中的角色而已。在现实中,我自己,永远是故事的中心。

回到白色之间,我对自己说:“那么,世界里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就是我”。

如果合起来,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视角看世界的特别存在,就是我”。

可是......

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和我完全一样的人,但是我知道它不是我。

盯着它的眼睛,我想,对于这个人来说,它也具有属于它的我。既然它和我完全一样,那么,它的我和我的我是同一个我吗?
这可真难倒我了。

从桌子上爬起来,我回到了以前的绘画教室。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也在这里,我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纸,又看了看别人的。

似乎,大家的都差不多,我的似乎有点奇怪。

这是上周的作业吧,其他人都画了人物速写,我的则是一些楼梯组成的奇怪空间。

我想起了老师曾经说过的话“画画不是要把一个东西画的有多真实,而是要表达你想要表达的东西,要真实,用照相机会简单的多”。

我站了起来,轻轻走到门口,听父母的谈话。

“你看他们儿子周末都去补课欸...”“别老说别人怎么样,我们儿子是我们儿子,他想学画画就让他学呗”。

关上门,我坐在楼下的草坪上,对面坐着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

“嘿!今天轮到你编故事的开头啦!你想玩什么题材的?我发现我自己就写不出来这么有趣的故事,只有我们一起才行”“哈哈哈,那今天就来点恐怖的吧!”“好欸!超赞!”

睁开眼睛,我又看见了白色,和对面的机器人,好朋友的声音仿佛在这里回响。

我不太肯定,但是我有了一种想法,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人的我和我的我不一样,但是对于另外一个第三者来说,这人的我和我的我是一样的。

因为这个人和我完全一样,我们在自我表达的时候,也是完全一样的,我和它中的任何一个和第三者接触,都会产生一样的结果。

我的我之所以是独特的,是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没见过和我表达相同思想的人,只有和我表达相似思想的人,但现在看来,我

不是真正独特的东西,我和对面这个家伙只有一点是不同的,那就是自我意识。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自我,是不一样的东西,平行宇宙里可以有很多个我,但是却只能有一个自我。

平行宇宙里每个相同的我都具有不同的自我意识,或者说有不同的自我。

虽然,我还不能清晰的解释为什么会有自我意识,但是,我知道,思想的不同决定了每个人“我”的不同,而自我的不同,决定了每个人真正的独一性。

不过,这两种不同,应该是有区别的吧。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回到了喧嚣的天桥上面,仔细看着流动的人群,我发现了他们的不同。

有些人能一眼就从人群中分离出来,而有些人则很难从人群里分辨出来。

可以看到,那些人群中很显眼的个体,他们在走路的姿态,或者穿衣打扮,或者选择的前进路线上,和周围的人不一样。

而那些难以从人群里分辨出来的人,他们的外观和行为,看上去很一致。

但是,即使是那些难以从人群里分辨出来的人,他们也拥有不同的自我。可是,却不一定能说,他们都拥有独特性强的“我”。

这下我终于明白了,自我的不同是生命的基本特性,就算没有自我意识的生物,他们也有不同的自我。而“我”则是由很多因素影响的,自我是不可能一样或相似的,而“我”是可能一样或相似的。

虽然在同一个世界里,很难找到相同的“我”,但是却很容易找到相似的“我”。

想到一开始摔倒的时候,我想到的问题,何为我?

走下天桥的时候,我有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与众不同的,才是唯一的我,与众相同的,是很多人共同的我,我不要自己的我成为很多人共同的我,我想要自己的我,成为那个唯一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