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itia降在一盆挂在课室墙壁的吊兰上,静静的坐了下来。忽然她听见了一阵‘乒乓乒乓’的响声。她挑起眉头,望着那一道从课室角落闪来的光芒,那是一个摇晃着的仙子。

“Hi,Susie!”

她用着不怎么高兴的语调向她的朋友打了个招呼。好吧,事实上她并非不高兴,她只是提不起劲而已。

“真高兴见到了你。”Susie的头上顶着一根粉笔,飞起来的样子就像一个走不稳的人类孩童努力的在单杠上走着。终于,粉笔从她的头上掉了下来,但是她很快又接住了,老老实实地把粉笔抱在怀里。

“要我说,这个天气真不错。”

“是啊,对于我来说可是个会冻裂翅膀的‘好’天气。”

“别这样,TITI(来自Letitia中间的字母,Susie喜欢这么称呼她)——雪花多美呀。”

“那是因为你是个冷仙子。”

“没关系,只要有一颗火热的心,无论多么糟糕的天气我们都能应对的!”

“……要我说,那听起来真像个冷笑话。”

Susie和Letitia是野生仙子——是没能去到永无岛就被风,或是雨,或者是老鹰之类的东西打掉在地上,但是又奇妙的生存下来的仙子。那种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她们也不知道,打从出生那刻起她们大概就开始盘算在哪里安下家来之类的琐碎问题。

而且这性格迥异的两位仙子能够成为朋友,实在不能不说是某种奇遇。在某一年的春天,在这个城市的街心公园,她们在同一簇三角梅上相遇了,伴着习习的春风,头顶着湛蓝的天空。所有的游人都没有注意到她们,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只有她们两个仙子存在。然而她们见面的第一句话却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N”

……嗯,要知道,她们同为野生仙子,并不具备正常仙子所具有的常识。在当时她们两个眼里,对方大概就是鬼怪一般的存在——她们可没见过自己以外的仙子呀。

万幸的是,她们及时注意到了自己不妥的行为,都极快的飞到了向日葵丛下,重新互相认识了起来。后来无论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风大雨,她们都亲密的在一起。Letitia寻找着能让她们短暂生活一段时间的居所,Susie则负责寻找食物,结交朋友,她们一个喜欢夏天,一个喜欢冬天,但是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有着独特的魔力,能够把树上的灰尘变得金光闪闪,再然后把这些灰尘往身上一撒,她们就可以更自由的舞动她们的翅膀了,只有这一点是她们天生就懂得怎么做的,要不,她们怎么才能活下去呢?

就这样,一个个春夏秋冬过去了。今年的冬天,Letitia和Susie来到了一所学校的教室,决定在这里度过整个冬天。也要多亏Letitia眼尖的发现了那稍稍打开的窗口,进入了这间课室里头,要不她的翅膀可能会冻裂呢——这是她过去相识的一位野生仙子告诉她的,他的翅膀就被冻裂了,再也飞不起来了。

现在,Susie仍旧玩着那跟粉笔。忽然那么一下子,她失手了,粉笔掉在地上,碎成了两半。但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她飞到地板上,挥了挥她的手,空气里的灰尘中有一部分被她的手吸引了过去,变成闪亮亮的金色碎粉,然后掉在断了的粉笔上,粉笔又轻飘飘的飞了起来。Susie继续和粉笔玩着。

Letitia想,要是今年也能平安的度过一个冬天就好了。带着倦意,她在叶片上睡着了……

 

本文作者:Xuruhak[仙子谷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