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脉里,有一片广阔的原始森林。

山脉深处的一座大山的半山腰上,有一颗巨树,巨树的树梢上有一间教室,看上去就像是通常高中的那种教室,透过教室两侧宽大的玻璃窗,可以看见外面云雾缭绕的森林和山峰。
天阴着,今天是期末考核的日子,我和同学们都得完成一项任务才能通过考核。

这项任务就是:爬到教室旁边那座铁塔的顶上。

现在,所有人都已经通过了考核,教室里只剩下我和一个影子,那影子大概是我的朋友吧,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角落里看着我。

在影子的注视下,我打开了教室侧面的那扇玻璃门,走上了连接教室和铁塔小吊桥。

我不禁低头看了看脚下,透过地上的铁网可以看到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深渊。

“好…好高啊” 站在铁塔下,我有点害怕,我现在只是莫名其妙的占据着这副肉体而已,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人啊。

更糟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变成这个人的,更不要说回到真正的自己那里了。

但是现在也没办法,既然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只能硬着头皮做好当下这件事,这是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趴在铁塔的钢筋上,金属的冰冷让我的手变得麻木,我的头发和衣服随着寒风飘动,风灌进了我的全身,很冷。

我努力的回忆着这个本不属于我的头脑中,关于攀爬技巧的记忆,但是,却只能回想起一点模糊的东西,这让我感到很不安。

不管怎样,我驱使着这个躯体爬上了铁塔。

这铁塔,越向上爬越难爬,爬到一半的时候,我遇到了大麻烦,头顶上的结构让我不得不做出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才能继续向上,可是我根本不会啊,也回忆不起任何有用的东西。

“不行不行,这么做我一定会摔下去,我一定会死在这里!我必须放弃”

我低头看了看下面,真是见鬼,看起来从现在这个位置向下爬一样很危险。

“好吧…既然没有退路…那…只能赌一把了”

看着头顶,此刻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一点。风声,寒冷,雾气,都逐渐离我而远去,世界只剩下了我和那根钢筋。

下一秒,我荡了出去。

“要死了…”

我摔了下去,下落的很慢,又,很快……

就在我即将掉下平台的一瞬间,我看到,教室里的影子动了,那速度,快到我看不清楚。

影子接住了我。

我们一起,向下坠落……

虽然马上就要死了,但是这一刻,我却突然感到了一丝安逸和温暖……

我们掉进了云层,世界只剩下了白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