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一种奇妙的东西,当自然界中的某些物质,以一定方式排列组合在一起的时候,生命就诞生了。事情真的只是如此的简单吗?太阳升起又落下,黑暗侵袭又散去,这样的循环持续了亿万年,微光世界从未诞生过生命,直到一颗银色的陨石降临,也许这就是自然的奇迹,抑或是上天的恩赐。

银星树从黑暗和毁灭中诞生,却包容了星星的光芒,它体内流淌着的是星星的生命,散发出的是星星的灵魂。时间在悄悄的向前冲去,微光世界仍旧是白色的大地配上蔚蓝的天空,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这个世界已经拥有了灵魂,就在小岛上那陨石坑中的两片嫩叶上。

石头一点点变成沙子,大陆一点点分崩离析,太阳一点点燃烧生命,银星树一点点长高。夜晚的黑暗正被银色的光一点点蚕食着,银星树只在黑暗中生长,也许黑暗正是它生长的营养。两片叶子变成了四片,纤细的腰身变得粗壮起来,银色的光变得逐渐耀眼起来,四片叶子变成了数不清的星星,高高的挂在顶天而起的枝干上,银星树已经长大了。

银色的光华从叶子的尖端开始流动,流进了树枝,汇入了树干,深入了土壤,滋养了树根。从大陆远眺大海,也可以看到那孤傲的一点银色的微光,从遥远的天际俯瞰大海,也可以看到那一丝银色的希望,银星树成为了新的守夜人。

也许是觉得这世界实在太过单调,也许只是自然的发展进化,在某一天的傍晚,太阳即将落下的时候,银星树有了些许变化,银色的光突然变得不再纯净,掺杂了些许霞彩,又反射出天空那妖艳的紫色。流动的光芒第一次放慢了脚步,越走越慢,直到停滞了下来。

光华开始从树的表面脱下,逐渐变得黯淡,像是要跟随太阳的步伐。太阳已经收起了自己最后的衣角,躲在了世界的外面,银星树上的光也黯淡到模糊了起来,一层光晕笼罩了整个小岛,平添了一丝神秘的氛围。

夜已经过半了,银星树沉寂了半个夜晚,世界也在黑暗的边缘绕行了半个夜晚,不知道为什么它收起了自己华丽的外衣,也许是它太累了,需要好好的做个香甜的梦。

微微的,浅浅的,轻轻的,模糊的光再次从树根缓缓启动,像是一列沉重的列车。光再也不是从树叶顺流而下,而是迎着大地的拉扯义无反顾的向树梢汇集,随着速度的加快,光华再次变得清晰起来,再次变得明亮起来,甚至有些耀眼,比之前更加充满能量。

光流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一丝减速的意思,光芒也变得越来越耀眼,就好象几千条长蛇争先恐后地向树梢爬去。整个过程安静的令人窒息,树梢上出现了两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明亮耀眼的光模糊了它们的形状。很快,树叶也开始重新流出光华,银星树的亮度越来越大,自从大撞击之后,夜晚就再没有这样亮过。

地平线令人不易察觉的亮了,太阳又要重新回来接管这个世界了,银星树身上的光华停止了流动,像是把全部的光,全部的能量,全部的希望都会聚在了树梢上的两个物体上,在这一刻,朝阳的光辉也显得黯淡起来。太阳一点一点缓缓地露出了眉梢,第一缕金色的光向四面八方扫去,银星树上的光芒瞬间熄灭,没有了华丽外衣的树干显得苍老而疲倦,树叶也不再昂首向天,纷纷低下了头,只有树梢上一大一小两个银色的花苞紧挨着面向朝日的光辉,被染成了金色。银星树开花了。

花苞有一人大小,算得上是巨大。银星树用尽了自己的力量才将他们托上了树梢,使得他们可以尽情享受着太阳的爱抚,这也许就是生命的伟大。

银星树的生命快要结束了,新的生命即将诞生。这一天,这一夜,称得上是这个世界的又一次创世,从黑暗的永恒,到死寂的大地,从死寂的大地,到生命的诞生,从生命的诞生,到生命的繁衍,微光世界已经历经了两亿次日出,微光世界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