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黑暗无处不在,强大的黑暗淹没了一切声音,凝固了一切时间,禁锢了一切生机。希望在这里似乎是不存在的,这里似乎什么也没有,这样的世界甚至没有存在的理由,但是,为什么它仍然存在呢?

那是因为,这世界的希望太过渺茫,需要仔细观察到每一个原子才能看得到它。在这黑色的天地自由翱翔,不论何时,只要抬起头,摒起气,凝起神,我,都会看到这世界的奇迹,也是这世界唯一的希望。

在黑暗中,居然有一个光点,就好像大海中的灯塔一般渺小,就好象一个像素般不易察觉,这个光点散发出微弱的光晕,远远看去,不知道它是否真实的存在,抑或只是我的幻觉,我无法确定它的真实性,因为我无法真正的接近它,在这里虽然我拥有无尽的力量,却永远无法接触到哪怕一粒光,虽然我可以不知疲倦的飞到任何我想像中的地方,但是我连死的自由都没有,被永远困在这无尽的黑暗和无尽的时间中。我常常在思考,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下一刻,我再次决定向着那光点飞去,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可能存在的目标。漫长,或者是瞬息,遥远,或者是咫尺,时间和空间就好像不存在一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不知道飞了多长距离,我眼前的光点还是一成不变的挂在那里,散发出微微的光晕。突然间,从我成千上万的思维中,一种可怕的可能性蹦出了脑海:也许,这光点既不是无法到达,也不是远在天边,更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
带着这个可怕的想法,我颤抖着,有史以来第一次伸出我的双手,伸向那一点光芒。

从我具有意识起,到现在所有的思绪纷纷涌出脑海,我既高兴,又悲伤,既想夸赞自己,又憎恨自己的愚钝。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囚禁了自己,从那光晕照亮了我的双手开始,我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明白了这过往的一切,我看清了自己,看清了整个世界。

我的双手反射出淡蓝色的光芒,我本该激动的流下眼泪,可是此时此刻,我却如此的平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时间的脚步,光点在我的手上漂浮着,呼吸般闪烁着,就好象安详熟睡着的婴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空间的质感,热量散发在我的手掌上,就像是温柔的抚摸,我情不自禁地,我颤抖着,我思绪万千着,我缓慢的,感受着世界,体会着空间,将这一粒光牢牢地抓在了我的手心。

光穿透了我的手,照亮了我的全身。我的身体反射出淡蓝色的光芒,我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了我飞行的动力,一双透明的翅膀,上面刻画着奇异华丽的花纹,在光的照耀下,散发出六色流彩。我既爱这双翅膀,同时也憎恨它,它给了我自由,也让我目光长远,遥想着遥远的虚空却忽略了眼前的光明。翅膀囚禁了我,也解放了我。

在光的照耀下,我感受到了一股新的力量,要使我和光融为一体。手里握着光点,我露出了这世界的第一个微笑,带着对自己完整的认知和对世界完整的认知,接受了这光的力量,和它融为一体。

手中的光点骤然放射出自古以来就不曾有过的强烈光芒,它在燃烧。光不再从我的身体上反射,而是从其中穿透过去,我的记忆一幅幅在脑海中闪过,一幅幅从脑海中消失,我的身体逐渐模糊起来,我的意识也将离我而去,我满足的闭上了双眼,离开了这囚禁我不知道多久的世界。光芒渐渐地减弱,光点又重新回到了黑暗的怀抱中,就好象原来一样,亘古不变。

但是有什么东西变了,黑暗不在纯净,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对啊,这是风的声音!这个世界的时间从此便无法停止,时间将义无反顾的前进,直到世界毁灭。

光点也不甘寂寞,伴随着风声,光点在瞬间爆发出全部的能量,放射出万道光芒,第一次照亮了整个大地,第一次揭开了这个世界的面纱。随后光点憋足了劲儿的膨胀了起来,迅速的在大地上方扩大,并且蹦出大小不一的银色光点。

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蓝色,最初的光点现在已经无边无际。过了许久,蓝色的光芒逐渐的减弱,世界又一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黑暗,再次来临,但是时间不曾停止,不知过了多久,这黑暗又一次被打破了,一点微微的光芒从天地交接的地方放射而出,接着,顿了一下后,光芒缓缓的增强,逐渐照亮了蓝色的天空,照亮了广阔的大地,这是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日出,一轮金色的太阳像是英雄一样的站在了天空中,俯瞰着大地,守卫着大地,发誓要将黑暗永远的赶出这个世界。

天空的颜色就像黑暗中皮肤反射出的那般湛蓝,白色的云朵飘在其中。大地在阳光的触摸下变成了金色,原来这世界除了太阳外的一切都是纯洁的白色。岩石,水流,高山,瀑布,一切都是白色的,真是一个崭新发亮的世界。

随着太阳的远去,大地又要笼罩在黑暗之中了,这时,天空中的两颗星星重新照亮了世界,它们也许就是那光点迸发出的碎片,闪耀着银色的光芒,守护着这片净土。
从此,微光世界,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