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薰冷冷地凝视着手心上盘旋飞舞的花瓣。她面前的蛊炉冒着青烟一缕,在夜中显得低寂而凄迷。

“潇薰,你在做什么?”

潇薰一惊,回头却看到了一张极熟悉的脸。

“罗塞塔,是你?你半夜不睡觉,怎么在这儿?”

“这话该我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潇薰轻轻把手中的花瓣扔在一边。“是这样的,我想到这儿……炼些花蛊。白天怎么都炼不出,也许晚上就能炼出了呢。”

“花蛊?那是何物?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潇薰嘴角边扬起一丝微微的笑。她看向蛊炉,沉思片刻。

“罗,这是一个秘密。花蛊的事情对我很重要,我现在不想让别人知道它。罗,答应我,不要把‘花蛊’这两个字说出去,好吗?”

罗塞塔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还是点点头。

潇薰轻声道:“谢过了。”

“潇薰,你还是快回去睡觉吧。做什么事也不要耽误了休息啊。”

“嗯。罗,你先回去睡吧,我还想在这儿待一会儿。”

“那好吧,你也要快点,别太晚了。”

“晚安。”潇薰向着罗塞塔道。

罗塞塔的身影渐渐隐入了浓厚的夜幕里。

潇薰再次御起花瓣于手上,但她很快力不从心,花瓣纷纷掉落。

“潇薰。”

女人的声音在潇薰背后蓦地响起。

潇薰回过身,唤道:“义母。”

“潇薰,花蛊可炼成了?”

“还差一些,义母。

“你要快一些。另外,绝不能向任何仙子族类讲出花蛊之事。你要知道,他们乃恶毒卑劣之辈,断不可信之。”

潇薰猛地想起了刚刚与罗塞塔的谈话,心头不禁一震。

“义母,可是,潇薰觉得仙子们很是纯良啊。”

“哼,潇薰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这群仙子族类封印我们花袂氏族于镜中的。纯良只不过是他们用以掩饰自己的幌子罢了。”

“但是义母,是我们花袂先去吸摄……”

“住口!潇薰,你难道是和那群仙子待久了,被他们迷了心窍吗?”

“义母息怒,潇薰不敢叛族。只是潇薰觉得,花袂与仙子们,似乎有些误会。”

“没有误会,你也别再想这个了。你定要将花谲魔锁炼制出来,报当年的仇,再重塑花袂氏族的肉体,破开镜中封印。义母为了塑造你的仙子形体,强使花袂禁法,已耗去太多精元,无余力再助你制锁。你要自己尽力,懂吗?”

“潇薰……明白。”

女人点点头,消失在了夜色深处。

潇薰深吸一口气,重新御起了花瓣。她将手一推,送那些花瓣入了蛊炉之中。

 

本文作者:@糟糕丢了 [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