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平静的夜晚,神秘的夜晚,任何事情,任何东西,任何人,都可能隐藏在那夜幕之下,比如,学校果园里,那对手拉手的青涩情侣,或者,那五个正在翻墙的网瘾少年,虽然他们以为夜幕掩盖了他们的踪迹,但是,很显然,今晚的月亮出卖了他们,在这轮圆月之下,一双来自天上的眼睛正悄悄的盯着他们,而他们还浑然不知。

其实我只是站在阳台,随便朝下面看了一眼而已,没想到发现了这么多东西,不过,这绝对不是今晚最关键的,我非常怀疑,就在我俯瞰校园的时候,有双眼睛正在天上盯着我,而且…….还用石头砸了我的头!

那块石头就像是陨石一眼从天而降,穿过了阳台上唯一开着的窗户,正好砸在我头上,还砸在了头的正中心,好在这并不是真正的陨石,除了头有点疼之外,我还活着。
回过头,我看到石头在地板上碎成了好几块,显然质地很松软,地板上还被蒙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土,一想到待会儿得收拾这些,我的头就更疼了。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一张小纸条就躺在那些碎石块中间。

难道是有人从我家楼下扔进来的么,但是,我家住在顶楼,正常人不可能把这样的石头扔的那么高,并且在石头飞过来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它是从月亮那边飞过来的…..
很显然,在宇宙里,有什么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想用这种方法,给我传一张小纸条,为什么我这么确信呢,是因为,在我看过的侦探小说里写到“在排除了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假设,不论有多荒唐,就是最后的真相”。

在阳台蓝色的灯光下,我用食指和大拇指的指尖轻轻的夹起了纸条,纸条的质感和普通A4纸没什么两样,抖掉上面淡蓝色的土以后,我发现,这张纸条上,居然什么也没有,正面和反面都一样,是一片空白。

不可能是什么也没有啊,我想不通这件事,不过,还是先把阳台打扫一下吧。

我用扫把把能看见的石头块和土都扫进了簸箕里,然后把一小块石块和纸条并排放在了我的书桌上,我想,用放大镜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不过,放大镜这种东西,我记得上次拿出来玩还是很小的时候,当时就为了拿放大镜聚光点火玩,现在早都忘了家里的放大镜在那个旮旯拐角了。

看样子,这是得找一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