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d by Kasidia

今天所有人都出去了,这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周围都很黯淡,蓝色的光反射在我的脸上,此时我的心情有些紧张。

在我面前的,是一台已经安装在三脚架上的电影摄影机,摄影师在走之前大概已经帮我设置好了一切。

整个摄影棚里都格外的安静,就连平时非常聒噪的风扇也安静了下来。

在摄影机前不远处,摆放着一张大大的白色的方形桌子,两边有几盏大灯将它照的透亮,与周围的黑暗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桌子正中间的支架上摆着一块像冰一样的立方体水晶,它的核心里还微微折射出橙色的光芒,虽然我不知道这块水晶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我可以肯定,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地球的产物。

而它两边摆着两只像机械臂一样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那就是我想要的。

他们是激光切割器,我必须用他们射出的激光将这块立方体水晶切的粉碎,来拍下我需要的镜头。

但是很显然,我根本就不是摄影师,事情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想要这部影片做的像我脑海中那样酷炫,而摄影师认为我的要求非常无理。

不管怎么说,我必须得想办法拍下来这样画面,不然,等晚上他们回来,我肯定会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我害怕被人嘲笑。

透过摄影机的取景屏幕,我可以更清晰的看到这块立方体的细节,它真是太美了,它就是我喜欢的那种,会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好像有几十个小棱镜在里面一样,光似乎在其中流淌着。

不知不觉的,我看着它入了神。

不对,我现在必须得把这一切给拍下来,我得完成我的影片。

起初是一系列的特写,我喜欢把它构图在画面的一侧,只露出一部分来。接下来我让水晶在支架上旋转起来,用最大的特写捕捉那其中光的流动。

我想,我还是有希望用这些素材完成我想要的效果的,于是一直紧张着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一点。

最后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必须用激光将它切的粉碎,然后捕捉到那一瞬间的画面,我的脑海中早已经浮现出最终的影像了。

很清脆的声音,就像风铃混合着摔碎的玻璃,回荡在整个影棚里,底下伴着激光划破空气带来的低沉嗡鸣,水晶里的橙色光芒化解成了许许多多晶莹剔透的宝石,在大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从中心缓慢的向外扩散开来。

它比我脑海中的美丽太多,我贪婪的盯着那光芒的中心,将自己的整个视线都沉浸在光的流动中。

直到我意识到,我忘记停下正在录像的摄影机,我才发现,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我感觉很糟糕。

我居然录制了一条几个小时的素材,这是个很糟糕的错误。

刚才舒缓的心情再次被一种难以言表的焦虑所替代。

我停下了摄影机,呆呆的坐在地上,脑海里还残留着刚才的画面。

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还犯了另外一个可怕的错误,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摄影机,所有的镜头,都是见鬼的定镜头。

这难道不就是我唾弃的吗?

我总是嫌弃他们拍定镜头,然而这次我也没有让镜头运动起来。

见鬼。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想尽力挽回这样的结果。

摄影机的确如同我意料中的那样沉重,但是我还是提起了它,来到了立方体水晶的旁边,好在它依然完好无损(P.S. 梦里就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可以让我重新捕捉一些运动的镜头。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回来了,他们看上去都非常开心,似乎是今天的工作圆满完成的样子。

摄影师走到我旁边看着我,我抬头对着他笑了笑,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今天都拍了些什么鬼东西。

不过看着他嘴角该死的微笑,我就知道,他肯定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蠢事……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