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d by AngelNaris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梦了。

喘气声混合着急促的脚步声。

脚下的地面快速向后消失,我不停的向前跑着,抬起头,校园的大门近在眼前。

从高中校园熟悉的大门跑了出来,我马上向右转接着跑,不能停下来,也没空注意周遭的一切,他们全处于不间断的运动模糊之下。

一把推开破旧的木门,我反手把门紧紧的关上,靠着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看清了这里的环境,这大概是学校旁边的一个废弃的房间,阳光透过浑浊的旧窗户照在我前面的地上,房间不大,里面几乎什么也没有,正对着我的,就是另外一扇门。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丝毫不敢挪动分毫。

我知道有人在追我,而且我还知道,它追我的目的,似乎是想要和我融为一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成为了一种极具能量的容器,身体里有某种我自己都不了解的巨大能量,但悲剧的情况就在于,我完全感受不到。

这种糟糕的事情,使得只要有人抓到了我,就可以成为最强大的个体。

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很脆弱,追我的人却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我只能逃跑和躲藏,别无它法。

可是不管我躲在哪里,总是会被发现,也许是我逃的还不够远吧,也许我必须逃到月球上,远离所有人,才能彻底结束这一切。

我必须脱离地面。

一丝细微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就像是森林里被惊动的猎物,心脏仿佛被人踢了一脚,全身瞬间再次紧张了起来。

废弃房间另外一边的门被推开了。

我看到了一个影子先从门缝里投了进来,是时候再次开始奔跑了。

于是我马上不顾一切的从旁边的窗户翻了出去,玻璃在我身后碎了一地,我在马路上狂奔,在迷宫一般的街道之间绕行。

我希望借助自己躲藏的技巧再次骗过追我的家伙,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这只能让我获得暂时的平安,我需要去月球。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该死,那个家伙依然紧紧的追在我的身后,我到底还要跑多久,我感觉到疲惫不堪。

想要逃离一切的念头占据了我的全部的思想。

我想离开地面,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国家,离开这个星球,离开所有认识我的人,离开我熟悉的一切。

我快不行了,我必须结束这一切。

带着这种强烈的信念,我下一个瞬间就来到了天空之上,那速度快到我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就像一束光。

但是为了保持这样的状态,为了飞行,我必须集中全部的精力才行。

我的脑袋很难受,就好像高速运行的计算机一样,渲染着整个城市的影像。

第一次,我可以在天际俯瞰整个城市。

我在云层间穿行着,阳光照亮了城市的天际线,那真是……太美了。

然而美好的风景欣赏时间被它打断了,我看到一道红色的光扑了过来。

只在这里是不够的,我必须离开地球。

顶着强烈的大脑肿胀感,我全力向前,尽力想象出一副清晰的太空图景。

下一秒,就来到了月球。

黄色的阳光覆盖在灰色的地面上,坑洼不平的地方有着无比漆黑的阴影,我确实踩在了月球的土壤上,脚边泛起了一点尘土。

抬起头,可以看到那颗蓝色的星球,和周围漆黑的宇宙,在这一瞬间,强烈的孤独感向我席卷而来,我想到了这里,荒凉寂静,只有我一个人,我明白,我不能永远呆在月球上面。

于是我又回来了,我打算依靠自己的速度和躲藏的技巧,将它彻底甩掉。

我在城市的大楼间穿梭,躲在各种阴暗角落,但它就好像是有追踪器一样,总是能来到我藏身处的附近,然后找到我。

我的精神力就要耗尽了,我感到浑身无力,我的大脑再也无法让我渲染整个城市的庞大影像。

我从天空中坠向地面,我的意识也变的有些模糊。

风,在我的耳边呼啸着。

这时,我感觉到了一股力量,从下面托住了我。

那一定就是它了,就是那个追我的家伙,其实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它是谁。

我看不清它的样貌,但是我能感觉到,它将我带到了地面,那应该是城市中的一片草地。

我能闻到草的味道,能听到远处街道的声音,和旁边的几声鸟叫。

我能感觉到,它趴在了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一种无比的温暖,逐渐的融入了我的身体。

是它和我融为了一体。

不知为什么,我的意识并没有消失,这和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但是我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信念,我要用我的能量,摧毁一切。